收藏本站 專題 | 標簽大全 | 網站地圖
當前位置:古玩拍賣交易網 > 知識檔案 > 《巫山神女·山鬼系列》油畫全集欣賞

《巫山神女·山鬼系列》油畫全集欣賞

2015-01-16 17:44:03 責任編輯:管理員 人氣:

  



  [古玩交易網最新資訊]三年前,62歲的畫家李壯平以他同樣是畫家的23歲女兒李勤為裸體模特兒,并與之共同創作出寫實派油畫《巫山神女·山鬼系列》約18幅作品,在重慶黃桷坪首屆藝術節上感動了到渝的眾多藝術家、策展人和美術批評家,讓人震撼不已。那唯美的畫面,維納斯般裸露的巫山神女形象,吸引了所有參觀者的眼球。

  



  



  [圖一]

  



  [圖二]

  



  [圖三]

  據報道,中國美術家協會曾給過這組油畫很高的評價,認為其繪畫手法之細膩生動,在近百年的繪畫歷史上是獨一無二的。中國著名策展人、北京橋藝術中心館長趙樹林告訴記者:“李壯平老先生是一位非常有實力的藝術家。他的作品,基本功、技巧、色彩都把握得非常好。特別是李氏父女在中國文化禁錮的倫理范疇內,用女兒的身體做模特兒,創造了如此讓人震撼的唯美藝術作品,塑造了巫山神女美麗、純潔、善良的藝術形象,可欽可佩。而敢于用女兒做裸體模特,并且用當代油畫藝術來反映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這是對藝術的一種犧牲和挑戰!”

  



  [圖四]

  



  [圖五]

  然而,在當今中國這樣一種特殊的國情下,畫家父女也必然會因此而招來許多傳統衛道士們的質疑與討伐,以及媒體獵奇般沒玩沒了的采訪所客觀造成的傷害。甚至連個別倫理學專家也公開對記者表示:“從倫理學的角度看,(畫家)李壯平的行為是不當的,引起的社會性倫理效應是相對負面的。”


  我現在不想再去討論這一早在幾百年前西方文藝復興時期就已經解決了的不成問題的“問題”。但我還是想對那位倫理學家說上一句:“您所判斷為相對負面的所謂‘社會性倫理效應’,絕非建立在現代科學與現代文明基礎上的正常倫理,而只能是頑固盤踞在一部分國人心中的封建倫理殘余。無情地現實與歷史,必將迅速印證您這種說法的可笑與可悲。”


  若是以我個人的藝術鑒賞眼光來評價李氏父女的《巫山神女》系列油畫作品,我覺得它從內容到形式都很美,藝術價值非常之高,可以說是當代中國油畫的一大突破,它必將成為中國乃至世界繪畫史上的傳世之作或曰不朽經典。


  我不知道這一套系列油畫作品有沒有正式進入市場。如果暫時還沒有,我倒是建議畫家李壯平、李勤父女,千萬不要急功近利,貿然出手。最好能精益求精地再作一次全面的精加工,盡可能消除里面的一些白璧微瑕,使之真正能夠卓立于世界美術之林而光耀千秋。

  



  [圖六]

  



  [圖七]

  現在我所見到的都不是原作。甚至連當初李氏父女印出來拿到重慶黃桷坪首屆藝術節上去展示的那個畫冊,我也沒見過。目前我手中掌握的,全是從媒體和各種渠道搜羅到的相對比較“高清”的數碼圖片,而且似乎并不齊全。比如,印在畫冊封面上的那幅巫山神女騎獅正面狂奔的作品,我就始終沒找到像素稍大一點的清晰數碼圖片。

  



  [圖八]

  



  [圖九]

  



  [圖十]

  



  [圖十一]

  但僅就我所見到的這十八幅畫作(包括畫冊封面那幅騎獅的),至少以上五幅([圖八]至[圖十二])是需要稍作加工潤色的。如:[圖八]吹笛神女的面貌,是這所有這些畫作里,唯一與模特兒判若兩人的:[圖九]、[圖十]、[圖十一]的人物造型還不夠準確、生動、自然,特別是在篝火旁邊的那一幅,看起來有一點火已經燎傷了身體的不快之感:[圖十二]的畫面效果和人物造型都不錯,遺憾的是,神女伸出的右手,和水中倒影不吻合。神女手心向下,觀畫者只能看見人物的手背,但水中倒影應該是手心,卻錯畫成了同樣的手背。我說的這些細節瑕疵,在油畫作品上改動起來其實并不困難。為了出精品,對畫家個人和中國美術事業盡職盡責,再精細地潤色一番又何妨呢?

  



  [圖十二]

  再說一點題外的話。媒體最初報道李氏父女的《巫山神女》系列油畫,曾引述李壯平構思這一作品的初衷——他想到一個全世界共同關注的題材:人與自然,人與動物,人與人之間的和睦相處,又想到中國大文豪屈原筆下的“山鬼”和郭沫若的“巫山神女”。神女揚善治惡,是正義和愛心的象征,她給世間帶來了安寧、祥和、自由和幸福。


  如果記者轉述不誤,這段話也存在一點小小的毛病。實際上,這一作品的構思溯源,我覺得應該是來自屈原筆下的“山鬼”和宋玉筆下的“巫山神女”;與郭沫若筆下《女神之再生》的女神形象并不吻合。因為只有宋玉《神女賦》中所寫的“巫山神女”,才真正與屈原筆下的“山鬼”具有共同的屬性,也才能幻化為李氏父女如此精神氣韻的油畫佳作。而郭沫若的早期詩劇《女神之再生》,里面所描寫的女神,則是不周山斷崖石壁上無數龕穴中供奉的裸體女神像,只因“不耐煩人世間為爭當帝王而征戰不休,便徐徐自神龕走下”,試圖再去“創造些新的光明”、“新的溫熱”,甚至“創造個新鮮的太陽”,不想“再在這壁龕之中做神”了。郭沫若這些女神的原型,分明是上古神話中的女媧之類,因而絲毫不具備屈原和宋玉筆下“被薜荔兮帶女蘿”、“既姽婳于幽靜兮,又婆娑乎人間”的山野之神形象。

  



  [圖十三]

  



  [圖十四]

  



  [圖十五]

  



  [圖十六]

  



  [圖十七]

  



  [圖十八]

  總之,我不主張過分夸大地給《巫山神女·山鬼系列》油畫貼上“主題”的標簽。其實作為一個普通的讀者和受眾,我從這一畫作里所直觀感覺到的,是作者借助于中國神話所描繪出的一組獨特的“東方神女”形象。——它的突破正集中體現在這兒!如果一定要引申出一個“主題”,頂多也就十三個字:“人與自然、人與動物的和睦相處。”因為這一畫作并沒有表現“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更多內容盡在古玩交易網:http://www.buy515.com/

最新更新

熱門排行

熱門標簽

japaneses40成熟